粘锅米饭煎奶片

听了一下午耳机,拔下来的时候用力大了点,靠,蹦的一下差点给我脑仁蹦出来。

神与凡人『lay兴/SOULMATEparo』

 @锦鲤鱼 给我过来嗑

液体LIQUID-XBACK:







◎灵魂伴侣 死亡伴侣paro








我爱你,与他人无关。




















°序
















—茫茫七十亿之中,遇见你,多不容易。












这句话像是这个时代的标语,给物欲横流的社会烙上了些许浪漫。








十七岁左右,灵魂伴侣的名字会像纹身一般随机出现在人的某处皮肤之上。但无奈世界之大,能寻找到另一半的人少之又少,不是靠财力就是靠人力。这两者皆不具有的,大多数的普通人,也只能放弃寻找恋人度过普通的一生。








灵魂伴侣的名字浮出的一年后左右,会再次在皮肤上生成一个死亡伴侣的姓名——那将是结束、杀死你一生的人。当然,如果幸运地自然死亡,将不会出现第二个名字。








然而,关于第二个名字的预言,将其打破的人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似乎只要意念坚定,皮肤上的第二处预言变得可有可无。








事情在张艺兴身上出现了转机。








对于名字的到来他没做什么准备,也没什么期待和紧张,只是在洗浴的过程中刚好发现了。那个名字,由模糊不清的水墨慢慢汇聚,不痛不痒地落在了腰窝附近。








“lay……?”英文名?本来国内的能不能找到就难说了,外国人就更……张艺兴小心抚过那三个字母,叹着气关掉热水。








而且,也看不出来是男名还是女名啊。








就这样平静地到了第二年——他不知道其他人拥有第二个名字的时候是怎样的。那种刺痛的、灼烧的感觉让他一晚上噩梦连连,喘着粗气在黑暗中摸开床头灯开关,那个还冒着热气的,边缘泛红名字已经清晰地烙在了左手的手腕上。








lay。








他听见黑暗中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不安的,快速到有点失常。








他的灵魂伴侣最终杀死了他?








超越了肉体,上升到精神世界,用整个灵魂温柔包裹起对方的恋人,却杀死了对方——这在这个世界里绝对是打开潘多拉魔盒一般的禁忌。








到底是爱更多一点,还是恨更多一点?








他一夜无眠。




















°part.1








虽然是高三的年纪,但张艺兴没再继续在学校读书,而是出来当了模特。理由的话,除了学费这个硬核限制以外,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








他跟学校里那群向往爱情、向往浪漫的一根筋们着实格格不入。








大概是从幼年失去双亲,早早的独立开始,他对于爱的理解总是比同龄人稍差那么一点。面对韩剧痛彻心扉的虐恋或是欧美影视里刻骨铭心的爱情时的僵硬,用“不知道被爱的感觉所以没有共鸣”,这样来解释好像更说的通。








但别别扭扭的张艺兴始终不愿承认这一点。








最近正值换季,平面拍摄的任务变得繁重了起来,每周也差不多算是无休了。那天张艺兴开车去一家新上市的公司试冬装时,被这突如其来拍摄的仗势吓得脚底一滑。








“诶呀,不是来拍你的啦。是今天有新的代言人要来,”给他补妆的小姐姐笑着扶了他一把,“你快去换衣服吧。”








像梦一样。








用张艺兴形容那天的画面,真的就是像梦一样。








穿过茫茫人海,挥手挡开伸过来的一张张名片,高纺毛呢大衣微微敞开晃动。那个男人脚底生风,拒绝别人的同时却仍面带笑容,不失风度——但那笑容料所有人看都是客套的,没什么灵魂的,因为他对于另一件事的迫切。








他在向自己的方向走来,张艺兴扭头看向身旁的化妆师,她瞪着眼,嘴唇颤抖地动了动,但张艺兴没听清楚她在说什么。








“……你是张艺兴吧?”








男人猝然放大的精致脸庞让张艺兴差点没回过神来——那人真是太好看了,嘴唇红润,睫毛伴着水意颤抖,眼眸里闪着灵动的光。外貌、声音,甚至他冲上来抱住他时怀里的温度,所有的一切都仿佛与自己灵魂相吸一般地契合。








“终于……终于找到你了。”
















°part.2








lay开始找张艺兴那年,他十八岁。十四岁的张艺兴刚出来做模特积累名气,让lay的寻找也算是有迹可循。








他们相遇的那年,张艺兴十八岁,lay二十二岁。








四年的光阴,连那四年前脑子一热弃学的决定,也都像是为今天的命中注定所做的准备一般。








“爱情最让人着迷的,正是因为它的不确定性不是吗?正是因为它神秘,有无限的可能性,人在望向爱慕之人时的目光才是澄澈而又充满欲望的。我热衷于寻找迷宫里的终点,但,这约定俗成的丑陋疤痕,让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了——它把迷宫永远地拉直了。








但那条通向你的迷宫,寻找你的这么多年我到底还是想清楚了——我心里相比于鄙夷,期待更大,即使是它一条直线,两旁也不免有斑斓风景。








你本身对我而言,就是一座迷宫啊。”








说出这些话的人,是天生爱人,也是预言将葬命于他的人。








lay偏过头来,盈盈笑着看向自己。








张艺兴对着那笑容发愣。他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以及还要继续呆在这里多久——是月光太明朗了吧,贝拉不是也爱上了随时可能杀死她的吸血鬼吗?自己这样稍稍越界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什么也不做。就这样躺在酒店柔软的大床上,感受灵魂相契的舒适。








这是他们一起度过的第一个夜晚。




























°part.3








张艺兴大概是唯一一个时尚界不知道lay身份的人。








“艺兴啊,你知道我的吧?”








“什……知道什么啊?”








lay略有吃惊地缩小了瞳孔,随后又被一双笑眼遮盖了起来。








“不,没什么,没关系。”








直到lay第三天连墨镜口罩都没戴,大大咧咧地拉着张艺兴准备去逛街以至于被助理慌慌张张找到酒店里去的时候,张艺兴才知道lay的知名度到底有多高。








一个最近开始混迹影视圈的当红歌星。








“嗯?要说起艺兴的话,我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哦,”刚被训完话的lay却心情很好地炫耀起了自己做了四年的功课,“十四岁的时候开始做直播,被星探发现于是跟模特公司签约了,那时候连初中都没毕业呢。”








然后又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所在的学校,搬了几个小区,之前那个小区的物业还是自己的粉丝见到真人的时候还差点晕过去等等……








张艺兴有点不可思议地听完了全程。这四年竟然有这样一个人发了疯地,用尽一切办法找他,而且还是这样一个一个高据于顶端的人。内心的委屈与自卑被浅浅地激了起来,荡起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微波。








他怎么配得上这样一个人呢……是预言搞错了吧?








“说起来你这几天也没直播呢?现在不播了吗还是最近没时间……”








“……艺兴?怎么啦?”








“没什么,”男孩低头笑了笑,“只是觉得和我印象中的明星不太一样呢,很喜欢讲话呢……”








“哈哈哈哈只是因为这个吗,那我也只是面对喜欢的人的时候更开朗些啊。”lay笑着对他眨了眨眼睛。








他说自己是喜欢的人呢。张艺兴心脏一抖。








“艺兴。”








“嗯……?”








“会慢慢适应的……给我多一点时间,再更多地了解你吧?”








白净的手指一点点地悄悄挪过来,试探性地握住同样冰冷的指尖。








“我爱你。”
























°part.4








张艺兴自己也惊讶于他适应的时间——差不多一个星期吧,他完全接受了网络信息的狂轰乱炸。








lay寻找伴侣将近四年的新闻也算是得到了沉默的证实,张艺兴的身份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被扒了出来。有的路人对自己毫不知名、年纪轻轻就辍学进入社会工作的身份表示不看好,但更大部分坚信灵魂法则的人则是对lay本人痴情程度的惊讶。








而且……最近房间里催他开播的人大概是过去的十倍。








“艺兴你赶紧引荐引荐我给你娘家人啊,这样再藏着掖着下去我心里很不安宁的啊。”








还娘家人呢。张艺兴也是渐渐习惯了lay的嘴贫,啪啪啪打字回了过去。“好好拍你的戏去,人都不在旁边还谈什么直播。”








“!你说的!我回去那天可别忘了୧(๑•̀⌄•́๑)૭”








傻子吧。张艺兴对着那个颜文字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标点都打到前面来了……果然明星就是喜欢抛头露面。








出人意料的,lay还就真的除了日常腻腻歪歪有事没事的几个电话,几张剧场的剧照和小视频以外就真的不再多话,以至于拍摄提前两天结束,lay脖子上挂着个U型枕就迫不及待地飞了回来。








“西装外套加u型枕,你可真会搭衣服。”张艺兴接过包和行李,顺便把那碍眼的枕头也扯了下来,“到时候他们又要说你谈了恋爱衣品就变差了。”








“让他们说去,还能给我涨热度呢。”lay扯下口罩,闷了一个机场的半张脸泛着红,嘴唇湿乎乎的,就顺带给了张艺兴一个湿乎乎的吻。








“嗯,现在涨更多热度啦。赶紧回家。”








脸颊泛红的张艺兴被lay脚底生风地搂上了车,留下拍到了这种虐狗场景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痛心的各大网站的记者们悲喜交加。








这对恩爱狗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回家以后张艺兴如约开了直播。不知道是太久没上号,还是旁边多了个让人费神的家伙,等待粉丝进房间的时间里张艺兴难得地有些拘谨。








“都上万啦,可以开镜头啦!”








“哎你再等等,急什么啊……”








lay一只手撑在摄像头前跃跃欲试,一边好笑地打量着异常不安的张艺兴。明明直播过这么多次了,这家伙却比自己还紧张几万倍——还穿着从机场过来的特地买大了一号的白色卫衣,锁骨没进衣领深处,两只细白的小臂从堪堪悬在手肘处的衣褶里伸出来,手指不安地捏着膝盖上的牛仔布料。








可能觉得再拖着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张艺兴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闭着眼睛,抿着嘴唇,伸手开了摄像头。








“呃……那个,大家好……”








lay一只手撑着头,在镜头外面饶有兴趣地看着张艺兴支支吾吾自我介绍着——睫毛都在抖呢,他是真的害怕啊。lay情不自禁地轻笑出声。








“今天你们艺兴不播啦!”lay毫无预警地凑到镜头前,露出一张刚卸完妆的清秀干净的笑脸,随即“啪”地一声关了直播,转身嘿嘿笑着把张艺兴压在了床上。








“你你你要干嘛?不是说好……”








“我仔细想了想,”lay把食指缓缓压上张艺兴的嘴唇。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先把你吃了比较重要。”




























°part.5








张艺兴腰酸背痛地醒来后觉得昨天还不如继续直播呢。妈蛋,拍戏不是很累的吗怎么他家这个就这么精力旺盛。








“张艺兴,”lay顶着一头棕色的鸡窝把醒来的张艺兴捞了回去,松松环住了他的腰,“没到世界末日就不要尝试早起。”








“……对了,我昨天晚上怕影响气氛就没问来着——你腰上咋贴了一块狗皮膏药。”








张艺兴心里一惊。








“那还不是因为你上次……?”








“可是上次你也贴了啊。”lay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不会是为了盖住什么东西不让我知道吧,嗯?”








被一语点破的张艺兴慌了神,“你膝盖那不是也贴了创口贴……”








“我是因为练舞的时候磕的,你知道的啊……”lay看着张艺兴被逼急的小脸突然就心里一软,探进他的腰间一下一下地按摩起来,“好啦好啦,我下次轻点还不行吗……下次换药让老公帮你换。”








自己这是逃过了?








张艺兴惴惴不安地闭上眼睛,不动声色地又往lay的怀里缩了缩,深吸了一口男人杂着茶树香水的气息。








等lay不在的时候一定要去医院把那个名字搞掉。








“现在先继续睡吧。”


































°part.6








lay的脊背正中间有一块很严重的,看起来像开水烫过的印记。








“啊,那是曾经很红的时候在酒店遇上了枪支威胁……不止我一个受害者啦,我只是比较倒霉而已。”








那起事件张艺兴也确实有所耳闻——歹徒用枪把那一层的人都聚集在一个屋子里,对一屋子的受害者施虐。只是lay的公司并没有对外公开lay因事受伤的消息,藏在衣服下的伤口也没有被公众发觉。








“……很痛吧?”








“那时候确实是要吓死了。可是我还没找到你呢,那时候就死了岂不是要遗憾一辈子。”








张艺兴眼眶泛红地扑上去抱住了lay,男人无奈地笑着揉了揉那团抖个不停的棕毛,“这有什么好哭的……”








lay回家的第二个星期难得接到了公司老板打来的私人电话,说是三年前施虐的歹徒刑满出狱了,目前还在国内,让lay多加小心。








“我已经跟公司的安全部门了解过情况了,他们会关照你的安全……但是私人行动的时候你还是自己留个心眼,知道了吗?”








lay一边嘟囔着这家伙怎么才三年就刑满出狱,一边应了下来。








公司能给他放两个星期的假已经是仁义至尽了。lay临走前一晚只是抱紧了少年入睡,鼻尖嘴唇蹭过发尖逆着的薄荷味,但即使这样,张艺兴还是怀着一颗砰砰直跳的心脏睡得很不安稳。








“lay,”张艺兴在候机室捏着lay的衣角委委屈屈道,“早点回来。”








lay这一趟出的是远门,去巴黎看秀。虽然路程远,但是离开的时间并不长。








他俯身亲了亲男孩,帮他把白色的渔夫帽往眉眼下又压了压,挡住水汪汪的眼睛下略微发青的眼睑。








“等我回来。”






























°part.7








“啪嗒。”








他听见水滴落在水泥地板上的声音,潮湿、阴冷的空气让他会想起小时候爷爷放自行车的那间地下车库,是他小时候最喜欢闻的味道。








但是现在,不是在做梦。








张艺兴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他想起来了,他在送机回家的路上被敲晕,绑到了这儿。模模糊糊里绑匪的脸,跟三年前新闻里播报的那张如出一辙。








他没有找上lay,而是找上了张艺兴。








“我一直在找机会,找到那时候在酒店房间里试图反抗的那群人,”男人“啪”地一声拉起塑胶手套,狞笑着从阴影里走了出来,“你们俩倒像是嫌风头不够大似的,在网上随便搜搜就找到了。”








“本来以为你一个也够我玩了,没想到又送上来一个。”男人皱眉看向库门边发出闷吼的,被绑住的人质,“啧,你还是一样不听话啊。”








男人拽着头发把他甩到张艺兴的身边——lay早已没了电视上的风采,头发被血水浸成一缕一缕的,贴在苍白的额头上,抬起来看向男人的眼神仍然坚韧,杀气十足。关节被略微磨破的手悄悄探了过来,像那个初识的夜晚,坚定地握住了同样颤抖冰冷的手。








“别说话。”








他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譬如他为什么会过来,伤得重不重,那些保护他的人去了哪里……但是那气息是在是令人心安地熟悉,他隐隐想到了被隐藏在贴片下的那个名字。








不是你就好。








他再次晕了过去。




































°part.8








在昏天暗地里,张艺兴已经没什么时间概念了,他是听lay告诉他现在大概是第三天的下午五点。








“艺兴啊真的对不起,明明是冲着我来的却把你也……”








“别说话了,”张艺兴把剩下的四分之一瓶矿泉水拍在lay的胸膛上,“保持体力。”








整整两天,除了一瓶水以外滴食未进。张艺兴几乎是在晕晕乎乎地醒来,摸摸身边的lay的心跳,小小含一口水后继续晕晕乎乎地睡过去地度过的。绑匪似乎并不急着虐待,或者把他们晾在这里自生自灭对他来说更有趣一些。








事情在当天的深夜发生了逆转。








“有趣,”男人用力撕拉下在皮肉上粘了三天的贴片,渗着血色的皮肤下三个字母格外显眼,“我正有这打算呢。”








张艺兴费劲地偏过头去想要看清lay的神色——不知是因为神经过于紧绷还是早已料到了这秘密,脸上波澜不惊地没什么表情。








男人把刀扔在张艺兴眼前,刀刃与地面碰撞的冰冷无情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地下室里。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谁先杀死对方,谁就从这里出去。”




























°part.9








张艺兴身上纹着lay的第二个名字,而lay没有。








他惊恐地看着lay毫不犹豫地拖过了那把刀,尖锐的刀尖拖沓地划过凹凸不平的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








“我背上那块疤确实是被这个家伙弄的。”








lay毫无预警地冷冰冰地开了口。








“大概是因为我刚从医院洗完纹身回来,包了纱布的样子看起来很痛吧……对你来说,火上浇油的感觉一定更爽吧。”








“那个名字是你的……我找你找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接受……”张艺兴心里一凉,看着lay凄凄笑着摇了摇头,左手缓缓收紧那把刀,刚才被迫从梦境中被拉醒的自己却像脱力一般使不出一点儿力气,“不是说过吗,预言也是会变的。”








“艺兴啊,”那双闪着星星光芒的眼睛像是在诘问自己。








你为什么要骗我呢。








张艺兴最后记住的lay的样子,是他嘴唇发白,脸颊泛着一层细细的银灰色的莹粉,喉结充满欲望地上下动了动,却没再说话。他像是认命一般垂下眼眸,遮住了那双方才闪烁着星光的眼睛。








鲜血从他的胸膛蔓延开。
































°part.10








lay的自投罗网,是为了吸引这个男人背后暗涌的一整个组织。lay的知名度让组织越发不安,尝试联系男人的时候露出了马脚。那个地下室方圆一公里的地方悉数包围着反恐队的警察,伺机行动。








只是料谁也没想到,组织拖到最后一刻才出面,lay差点真的成为了受害者。








“还说我干嘛骗你,”张艺兴哭哭啼啼地揉着湿答答的眼睛,“你明明也骗我了……”








“别用手揉啊会伤眼睛的。”lay一勾手把男孩拽进病床里抱着,“现在没事就好了嘛。”








明明胸口被缝了十三针,却还担心自己不要用手揉眼睛。








明明人还没找到,还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一个人就狠下心去洗了纹身。








明明是一个公众人物,面对热恋的恋人还是不顾后果地疯狂。








“lay,你真的很幼稚你懂吗。”








“你怎么可以只是因为我就这样……”








lay轻轻揉着男孩的脖颈,“换作是你,你会怎么做?”








“……跟你一样。”








“所以啊,”他语气轻柔地说,“我才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没有什么明明。








所有人,在烙上灵魂印记的那一刻,在面对爱人的那一刻,都是凡人。








他们永远跨不过心如止水这条门槛。






























°part.11








这起惊心动魄的事件面对公众的时候,只是淡淡一笔“当红歌星lay协助警方抓获恐怖组织,现已受伤住院。”








他们理所应当地享受了三个月的病休假,lay身体一好就风风火火地出了院,去尝试了一直以来被行程所困扰的,难得体验一会的的蹦极。








下面是海,波光粼粼的。








张艺兴染了浅色的头发,在帆船上仰头看着他,手臂与发丝一起扬在空中。








“张艺兴!”一大股咸涩清凉的味道扑面而来,lay感觉自己的声音都被风甩在了后头。








“咱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他不确定张艺兴有没有听见——那人还是像个小傻子似的一直挥着手——但大海一定听见了。








他离海面越来越近,也离他的男孩越来越近。








——疯狂本身就是爱情的代名词啊。



























































其实有时候吧,看着别人跟朋友一起玩的很开心心里会有点嫉妒,他们都那么开心有那么多人围着转,回头一看自己,只有几扇白墙围着。

关于Got it的合集(重发)

Akunee.:

drink太太由于身体原因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上lof,也不想再拖更让大家等太久于是注销了lof的账号。之前的文章我目前只把got it的TXT版本整理出来,剩下的几篇我兴以及入戏之前还没有打到电脑里,但我会尽快整理的。
她是我喜欢的第一位太太,也是最喜欢的一位,没有之一,注销lof我真的是很难过,不过她身体情况真的可以说不是那么乐观吧,健康第一,大家多担待。
Got it前几天虽然发过了但是现在注销了号码,有些朋友可能没看到或者没来得及保存,发这篇的目的主要是重发这个txt
其余的几篇我会尽快整理的
擅自主张加了tag
以上,笔芯,祝drink早日康复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979214281&uk=1638073762
点不开看评论

“咩~”

小羊轻叫了一声,对着洁白的月亮,也不知在想谁呢。

哎,今天是中秋节哦,你不会忘了吧?

我可是在想你呢,你现在过的怎么样呀?能不能看见月亮的脸?是不是也像这边这样,这么大这么圆这么亮...

哈哈哈。

吃了月饼吗?没有的话现在赶紧去吃,这意味着团圆呐。

哎呀我不管你一定要吃!什么我们都不在一块儿啊,我们不是看着同一个月亮嘛?

我好想你哦……

晚安。祝好梦